中年人的爱情没有神话 只需一点点真

时间:2022-01-08 23:12:42阅读:4935
◎水晶意大利导演费里尼1969年拍的《爱情神话》,讲述的是罗马帝国尼禄时代荒淫无度的享乐生活,这部电影改编自公元一世纪的小说,将一系列冒险经历融入导演费里尼自己幻想中的古罗马生活,它更像一部科学幻想片
  • 神话
  • 冒险 动作 喜剧 爱情
  • 成龙 金喜善 梁家辉 邵兵

◎水晶

意大利导演费里尼1969年拍的《爱情神话》,讲述的是罗马帝国尼禄时代荒淫无度的享乐生活,这部电影改编自公元一世纪的小说,将一系列冒险经历融入导演费里尼自己幻想中的古罗马生活,它更像一部科学幻想片,情节支离破碎,却又堪称古罗马的“饮食男女”。近期热映的中国电影《爱情神话》用同名向他致敬,片中却没有任何神秘幻想或大起大落的剧情,唯一有所叠合的,或许就是“饮食男女”这一部分。

从市场定位的角度而言,这一次的《爱情神话》简直就是“向死而生”,全片90%对白为上海话,这一方言定位,大概就准备好被80%的主流观众舍弃。而片中故事,是中年人的爱情,离异男女,各有儿女,在一地鸡毛的日常生活之外,再度动了凡心,开始谈感情。这种既不鸡血又不狗血的故事,谁要看?

对中年人来说,尤其是对已婚离异且育有子女的中年人来说,谈感情是一件很奢侈的事。不再是二三十岁的青年,恋爱、结婚的公主王子梦早已幻灭。工作、住房、买汰烧、养儿育女、不断走下坡路的人生,才是人间真实。徐峥饰演的老白和44岁离异带着女儿的李小姐,就是在这种人间真实里,开始了相互的试探与适应。

从李小姐最初的一夜醒来拎着高跟鞋在厨房早餐的香味中跑路,这个剧情就已经是神来之笔。老年人近乡情怯,中年人不敢再爱,那种瞬间便可意会的“懂”——怕了,怕再投入一段亲密关系,怕再建立一段感情然后再失败,因为受过伤,因为失败过,所以比没有结过婚、没有谈过恋爱的人更怕。以色列社会学者伊利亚金·奇斯列夫在他的著作《单身社会》中曾用海量社会调查数据指出:曾经离异过的人,更倾向于保持单身。

其实如果把李小姐和老白放在婚姻市场上去评估,他们俩的结合是不错的,甚至可以说是双赢:老白坐拥外公留下的双开间洋房,独立小院,市值至少5000万以上;他还有另外两套自己名下的亭子间,母亲身体健康,儿子长大成人,自己以前是电视台的,应该有退休工资啥的;平时教人画画,不赚钱但体面,家里底子算厚,而且没有不良嗜好。最重要的是,他会烧菜,虽然“买汰烧”是上海男人的传统美德,但能用鲫鱼豆腐汤把前妻喂到念念不忘的手艺,也算是高人一筹了。

李小姐也不错,44岁,身材样貌都在线,广告公司制片人,虽然被前夫“骗”掉了两套房子,带着英国籍的女儿住在母亲家,但她显然是独立女性,靠自己的收入能供女儿上国际学校,能给妈交生活费,养活自己之外,还能给自己买16000块的高跟鞋。看起来也没有弟弟什么的,即使是带着女儿再嫁人,应该也不会给男方添太多负担。

——如果进到婚介中心,这样两个大活人,就会被如此“刻薄”地分析,被当成两件物品,一分一毫地估价。匹配成功之后,也是系统算法的成功,是客户资源和数据库的成功,与爱无关。

但还好我们有电影,有文学,有艺术,所以在表面的条件符合之外,《爱情神话》提供了那些最基础的人间底色,那些支撑情感生活和婚姻生活最重要的一些要素。比如,同情——老白在李小姐妈妈家,耳闻阿妈骂女儿那些家常话,那种最亲的人窝在一起相爱相杀、牙齿硌嘴唇的痛与尴尬;比如,温柔——老白在“追”李小姐的过程中,花了很多时间在她女儿玛雅的身上,去校车下车点接她,陪她做作业,给她买好吃的,听她说学校里的事,这种日常的温柔,可能比老白家里有1000万现金更能给一个离异妈妈有安全感。毕竟未来的继父能对女儿好,对一个有独立生存能力的离异妈妈来说,是非常重要的吧。

当然,《爱情神话》中老白最大的好,是真。徐峥把这个角色演绎得真好,那种松松的、糯糯的,走了形的身材加上完全拉胯的面部线条,因为那份真,居然完全没有中年男人普遍的油腻感。相反,那份在微信对话框里写了又删、删了又写、写了再删的小心翼翼,面对前妻、格洛瑞亚和李小姐三个人突然地“争剩饭”,也并没有骨头轻起来,还是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要啥不要啥,在对挚友老乌最终送别时体现出的伤感,和追思会放电影之前准备好的小点心,那种贴心与朴实,可以说是“拳拳到肉”的真心流露。身边若有这样的中年男,即便做不了爱人,做朋友,也是极好的。

作为新手上路的导演兼编剧邵艺辉,虽然在整部片子放入了大量的“文艺中青年”日常,但由于主线人物在情感投入上的“真”,所以稳稳地掌握住了温暖的格局与调性。而且从整体节奏来看,主创还是非常节制的,台词与剧情都没有太多煽情与夸张的地方,这种远离通常意义上“喜剧”电影创作手法的节制,使得我虽然身在北京的影院里,却仍能听到观众席里的阵阵笑声。可见并不是所有的观众都喜欢被咯吱,日常生活中的幽默与笑点,只要合理、合适,也同样有效。

对了,文章开篇提到的“向死而生”的上海话方言,其实是本片的最大功臣。它的小功劳是为这部片子争取到了大量上海观众,大功劳是改变了整体的表演风格。虽然有徐峥、马伊琍这样的明星做票房保障,也有吴越、周野芒、张芝华这样的实力派助阵,但上海话的对白,使得这些演员的表演风格明显松弛了许多。脱离了普通话表演训练过程中不自觉根植的舞台腔,方言的介入如同让英雄卸下盔甲,恢复普通人的样貌,更多了一份真诚。

以上海为生活地和创作背景的张爱玲有句名言: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,爬满了虱子。这句话仿佛揭示了现代生活的真谛——人生是美的,但亦有诸多不堪。所以好的生命态度是,明知生活中有许多不如意,但还是要努力生活啊,努力爱呀,毕竟我们还活着。

《爱情神话》就是这样一个朴素的提醒,它给中年人送温暖,也给年轻的低欲望人群或是大龄单身者一个轻轻的提醒:不要害怕去爱。

相关资讯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